藤編傢俱

關於部落格
歐德系統
  • 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中國解放軍援塞醫療隊赴非收治埃博拉留觀患者

  央廣網北京10月3日消息(記者陳振璽 王林麗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2014年已經過去大半,如果進行關鍵詞總結,一定繞不開這個詞:埃博拉。   今年3月份,幾內亞和利比裡亞出現埃博拉感染病例;5月份,塞拉利昂出現第一起病例;7月份,尼日利亞出現第一起病例。之後,疫情逐漸失控,在西非大陸加速蔓延。   9月30號,美國診斷出第1起埃博拉病例,這為非洲大陸以外的地區敲響了埃博拉疫情防控警鐘。10月1號,世界衛生組織發表最新通報說,已累計報告有7178人確診或疑似感染病毒,其中3338人死亡。   針對這波自1976年發現埃博拉病毒以來最嚴重的疫情,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正盡全力對抗。中國也在9月16號派出了30人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塞醫療隊前往非洲國家塞拉利昂。塞拉利昂仍是感染病例數量第二多的國家。   當地時間10月1號,北京時間昨天,援塞醫療隊完成前期準備工作,開始收治患者。人人害怕的埃博拉病毒,在醫療隊眼中是怎樣的?當面對埃博拉病毒患者時,醫療隊隊員又是怎樣一種心理?   當地球上的絕大多數人對埃博拉“談虎色變”時,卻有一群人不遠萬里上趕著跑到埃博拉疫區。9月16號,解放軍第302醫院的30名醫護人員從北京出發,來到非洲大陸的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。弗里敦是塞拉利昂國內新增病例最多的地區之一。為遏制疫情,弗里敦從9月19號起鎖城3天。醫療隊所在的塞拉利昂中國友好醫院距離弗里敦只有20公里。醫療隊並沒有在封鎖時期休整,而是用不到10天的時間里針對性地改造了醫院佈局。   解放軍援塞拉利昂醫療隊隊長李進:中塞友誼醫院是一個普通的醫院,我們把它經過改造,達到一個收治傳染病基本要求的醫院,要分區、隔離、防範措施、人流、物流與通道進行改造。第二我們就是對塞方的工作人員進行了培訓,第三個方面我們根據醫療的流程、醫療的規章制度包括一些指導方案我們進行了反覆的推敲、修訂、完善。   在醫療隊的改造和培訓下,留觀中心已經擁有73張床位和20名合格的當地臨床護理人員,但護理人員仍然短缺。當地時間10月1號,埃博拉留觀中心在這個醫院正式啟用。治療組組長秦恩強帶著3名護士,接收了留觀中心的第一批疑似埃博拉患者,一共7人。   秦恩強:中間這7個人中有4個看著從外觀上來發病很嚴重,在接診的過程中就已經在外邊趟在地上了,在問診的過程中發燒的倒不是很多,只有兩個有明顯發燒的,其他的沒有明顯發燒,但有相關的一些比如說頭痛、嘔吐、肌肉酸痛。   穿著防護服的秦恩強剛開始面對這些患者時,心裡難免有些緊張,但標準的接診流程和嚴密的防護措施讓他放下心來,全身心的診療患者。   秦恩強:是這樣,就是病人由達到門診以後由護士專門接診到,我們有一個專門的接診台,我坐在桌子的一側,患者坐在桌子的一側,我們根據他的病情來採集病史,根據他的病史來判斷他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,然後送到相應的病房進行嚴格的單間隔離收治。   接診每個病人需要10到15分鐘,7個人下來,一共差不多兩個小時。但是,結束接診之後的秦恩強,整個人都接近虛脫。   秦恩強:進入這個病區要穿的防護服裡裡外外要穿好幾層,包括靴子等等我在裡面出來以後可以說人幾乎快虛脫了,靴子里全是水,口罩、衣服全都濕透了。   由於留觀中心是作為初步診斷和觀察之用,醫生將根據診斷情況決定這些患者的後續治療地點。   秦恩強:我們根據情況,根據目前國內、國外的一些情況給患者一個基本的對證治療,然後患者要比較短的時間內抽血,抽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完成這個疾病的最後診斷,如果確診是埃博拉患者我們就放在確診病區或轉到定點收治醫院,如果除外我們給予相應的治療,或者建議到綜合醫院進行進一步診治。   第二批埃博拉疑似患者一共四人,已經於北京時間昨天晚上到達醫療隊所在的留觀中心。身處異國他鄉的30名中國醫護人員也將繼續與埃博拉戰鬥。   抗擊埃博拉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。儘管現在埃博拉病毒似乎離國內很遠,離我們很遠,但是疫情一旦失控,全球任何角落都有被感染,我們每個人也有可能暴露在危險之中。所以,在疫源地阻擊病毒的傳播至關重要。   這個或許也是我們派出醫療隊到非洲大陸的原因之一。我國醫療隊在非洲的出現,不僅為當地的埃博拉病毒患者帶去希望,也在向全世界展示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。當然了,在幫助當地患者的同時,我們也請遠方的醫療隊戰士註意安全,保重身體,安全歸來。  (原標題:中國解放軍援塞醫療隊赴非收治埃博拉留觀患者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